假网友网上邀人私下约会 上茶馆聊天挨宰

2017-11-25 04:56

  有这样一群人,她们在网上出没,短暂聊天后邀网友茶室见面。灯光朦胧处,以寂寞的名义喝茶啜酒,正当茶酣情浓时,这些“知心”女子忽然像烟花一样消失,留下一张让你的巨额账单。

  前天夜里,夜已经比较深了,袁先生还没有离开办公室,无聊之下,他取了个昵称“”,进入某著名网站的聊天室。很快就有个叫做“我爱你”的女孩找他聊天。双方互通了基本信息,袁先生从她口中知道,她是做外贸服装生意的,今年23岁,刚刚失恋,现在心情很不好。

  没聊多久,“我爱你”提出了见面,并以夜深了女孩子在外走不安全为理由,邀请袁先生到其居住地附近相见,并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。当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,袁先生有些犹豫,但最终没有住那女子的软磨硬泡,答应到大华赴约。

  通过电话,两个人很快找到了对方。女子看起来确实比较年轻,大概也就是20多岁左右,长相一般。她领着袁先生来到了大华灵石附近的某茶室。茶室不大,装修也一般,坐下之后,两人点了些简单的零食,例如开心果、牛肉干一类,然后再一人点了一杯鸡尾酒。袁先生看着这些东西,以为不过百来元钱,也就没有细看菜单。

  聊了不到半个小时,女子提出她家就在附近,不如到她家去坐坐,袁先生欣然同意。买单的时候,他不禁大吃一惊,半小时不到,他们竟消费了450元,那些看似平常的东西事实上价格不菲。看着这张账单,袁先生真是有言。

  离开茶室不远就是女子所称的居住地——南华苑。已是深夜12点多,保安对于陌生面孔的袁先生格外提防,他把袁先生叫到门卫室进行登记。当袁先生认真地填完登记表格抬起头的时候发现,“我爱你”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他记得她曾说过自己住在南华苑15楼201室,向保安查询才知道,南华苑里根本就没有15楼。

  袁先生翻出了女子的电话,打过去,她说自己已经到家,而且打算睡觉了,就不出来了,说完便挂断了电话。当袁先生再次打过去的时候,变成一个男人的声音,恶狠狠地问他,究竟想干什么。

  回想到两人聊天的时候,袁先生真是悔不当初,女子曾经露出多个破绽,例如她说自己是张家港人,却又说张家港属于无锡;她说自己做外贸生意,却始终不肯用英语与袁先生交流,然而不知道自己当时究竟被什么迷住了心窍,竟然毫无察觉。

  谈到“茶托”,黄浦区一家茶社的老板向记者表示,对业内这种不正常的现象,他其实早就有所耳闻了,但一直没有向捅破这层纸,怕的是在社会上影响茶社的形象。

  他说,近年来许多茶馆、咖啡馆生意普遍不容易做。有的茶社一壶茶的价格甚至降到了10元,就这样每天的营业额也不过在三四百元之间。据他了解,雇用“茶托”的茶社老板,一般会将店里茶水的价格定得稍高一些,然后根据“茶托”的业务量,给予他们10%至15%的提成。

  “茶托”与网友见面时一般以出行不方便等理由,将网友约至所在茶社的附近,然后再借口找地方聊天将网友带来茶社消费。

  “茶托”与网友见完面后,一般不要对方送,趁网友走远后,则会通过侧门等返回茶社,记账并寻找下一个目标。一般而言,一个“茶托”每月的收入都在千元以上。

  聊天室里非常热闹,登录进入的人用各种各样暧昧的名字热火朝天地聊着天。对话开始一般是简单的问候,“你是哪里人?”“你是男是女?”等等。

  记者留意到,很多网友在网上谈论的话题都以寂寞为主,彼此希望见面,消除寂寞。

  记者关注到有一对网名叫做“我心寂寞”、“让爱作主”的网友,他们在基本信息聊完后,一方便开始邀请另一方“出来玩玩”。经过一番沟通,双方很快地约定了一个茶馆,然后就都双双下线了。

  据一位知情者透露,这些“茶托”还互有分工,有人负责专门在网上“钓客”,一般以女性面貌出现,聊天时语言暧昧。另外,还有人专门负责与网友见面,基本上也都是女性。在灯光朦胧的茶室,不知不觉掏空网友的钱包。

  刘律师认为,任何交易,必须本着自愿、公平、诚实的原则进行,而“茶托”的行为,是和茶室老板恶意,明显带有消费者的性质,可以定性为“欺诈”行为,是违法的。这个责任,应该由茶室老板和茶托共同承担责任。

  不过,刘律师也指出,与“婚托”一样,对“茶托”与茶社之间的幕后交易的难以搜集把握,在法律上较难认证,因为“茶托”往往会借口自己是茶社的熟客,以此否认自己与茶社之间有直接联系。因此,消费者在上当之后,存在着困难的问题。□实习生周柏伊记者王凤梅报道